埃林

初期画画人士+写手。嗯就这样。

《幻灭》宇越宇 月越

第二章  你会回头

杨越穿过一片茂密的小树林,来到一片辽阔的荒原。这里寸草不生,没有一滴绿色。到处都是廖无边际的荒原。这荒原上立着一栋高大的白色的楼。虽然只有一栋,但在一片茫茫的荒原中,它格外显眼,一眼就能看到。看到时,杨越心里产生了一个疑惑:明明是小区,怎么会只有一栋楼?

游宇跑到杨越身旁,看到了杨越一脸疑惑的样子。见杨越这样,游宇耐心的为他解释:“勇者大人,这栋白色的楼就是整个小区。也是这荒原上唯一一栋楼。因为来住的人非常少,所以决定建造它的人就干脆只建了一栋。没有再建下去。”

杨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没有再问下去。但其实他还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游宇,就像这里明明距离城市那么远,为什么会有网;这里怎么会有电;游宇为什么会住在这个地方……等等。但看天色已晚,尽管有着一肚子疑问,但他也忍住不再问了。当然,旁边的游宇也没有再说下去。两个人主动的各自沉默为彼此形成了一种难言的微妙感。这让杨越感到某种不适,为此他主动打破了这种气氛。

“对了,你家住哪?”杨越向游宇问。

游宇指向那四扇棕色的、看起来十分厚重的门中的其中一扇,说:“第二扇门,十楼左户。”游宇简明说了一句,杨越这聪明的小脑袋就立即懂了。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当杨越走了几步时,故意回头看一眼游宇。见他没有跟上,杨越忙对游宇喊:“游宇,你快过来啊?”

“不,我会过去跟你一起走的。”游宇依旧是那平常时那种微笑,他依旧是那样对对面的人回答道。

虽然游宇温柔的语气和声音让人听起来很舒服,但不知道为什么――

杨越的眼睛盯着游宇――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时的游宇却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总觉的游宇身上某一种东西,或许是那种给人的感觉与以往不太相同了,好像是某种微乎其微的间隔――却意外的被杨越发现了。

特别是那双眼睛。

游宇背对着天空中那抹马上就要消失的微光,整个人被一层阴影覆住。唯独脸的轮廓,像是被笔描绘出了会发光的浅浅的橙红色。虽然这样,但是五官还是可以看得清的,尤其是那双深蓝色的眼睛,涌动着不知怎样的情感。

他那头银色短发被稍凉的微风微微拂起,发丝与发丝之间开始一点一点的分开。随着微风的一点点吹拂,游宇也越来越让杨越感到奇怪,好像他眼底的某种东西正在一点一点的加深。

“我知道……”银发少年看着回头注视着他的红发的人,不知何时开始喃喃自语。他看着他。他那蓝色的眼睛中也逐渐蒙上了一层忧郁、略显悲伤的光芒。

你会回头的。

“喂,游宇你到底还走不走了?”本就疑惑不解的杨越见游宇这么悲伤的注视自己,心里既奇怪又有些惊慌。奇怪就不用说了,惊慌是因为杨越从小没被这样注视过,被这样的注视有一种被什么给盯上的不适感,和后来那种想要逃跑的欲望,杂乱无张的混合在一起成了一种不安的情绪。

这时游宇身子一直,头微微晃了一下,眼睛像是被吓着了一样瞪大,再接着,他的眼里顿时变得清明了许多。不再是那种令人心碎的忧郁和悲伤,而是那种人在现实中,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 ,没有沉浸在某物中的平静。

“哦,那勇者大人,我们上去吧 ”

游宇刷了房卡后,他们两个一起走进楼里。楼里有看起来很新的电梯,电梯充满了一种未来式的科技感。杨越在心里想:明明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,却还有这么崭新的科技工具。电梯内有一个小小的隐藏摄像头。电梯升到十楼,游宇从手上带的表向外一抽,就抽出了一把银光闪闪的钥匙。当杨越看到这钥匙时,他的眼珠子差点蹦出来:丛表里抽出钥匙,他是怎么做到的?!迎着杨越疑惑的眼神,游宇将钥匙往门缝里一插,门瞬间就打开了。

《幻灭》 第二章 完。

《幻灭》宇越宇 月越

第一章  夕阳下的幻影

杨越一只手撑住头,另一只手随意地放在课桌上。他望着窗外那片火红瑰丽的云霞,嘴里还嚼着口香糖。

这样的模样,让人不由自主的觉的此时的他十分清闲。至少现在大多数学生都放了学离开学校,他还待在一间十分安静的教室里,无所事事。

坐在教室里无所事事,望着窗外,是杨越等人的一个习惯。

杨越望着那一大片尽情铺开的云霞从夕光微露到阳火肆起,望着它们从仿佛被玫瑰金所融化了的瑰丽颜色到昏昏欲睡的黄昏,然后,再望着它们的颜色一点一点的放深,慢慢到夕阳残血的美景。这是杨越在等人的时间里特意等待的一番美景,也是他最希望看到的。杨越口里的口香糖没有再嚼,他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嘴里的动作。

很美。

杨越红色的眼眸望着那片残红犹如鲜血沾满的云霞,心里突然就这么想。因为,这样的一派绝美景色,让杨越想起了一个令他朝思暮想的、美丽的女孩。

那女孩是阳月。

阳月是班里顶尖的优等生。可以说在全校,阳月也是那种数一数二的、所谓的好学生。而杨越呢,则是天天睡觉,什么也不管。不论上课还是下课什么也不听,作业不想做就不做,成绩差的一塌糊涂。一个富家千金,一个平民子弟,甚至连平民子弟都不如。可以说,他连与她说一句话的资格都没有。但不知怎的,缘分竟将这毫无关系的两人名字同音,而且,这两人的眼睛都是红色——引人注目的红色。只不过杨越的眼睛的红更多了种朝气,阳月的眼睛则多了一种残阳如血的凄美感,着实摄人心魄。

正沉浸在美景中的杨越没有注意到一位银色短发的少年悄悄推开门,从门缝中探出头,望着杨越。那副样子像一只推开门后小心翼翼望着里面一切的小猫一样。银发少年推门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银发少年看着坐在座位上安静地仰望着天空的人,心里闪过一丝熟悉又幸福的情绪。他轻轻勾起嘴角,手再微微将门推开一点,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也更多些。虽然银发少年眼里闪着不知是怎样的光彩,但可以笃定,他那近乎纯净的笑容中肯定包含着一种东西——幸福。虽然猜不透他是因为什么而幸福。

或许是因为夕阳下那抹熟悉的、魂牵梦萦的身影。

银发少年轻轻向杨越走了过去,脚步声不大,好像是不想惊动沉浸在迷人景色中的杨越,又像是想再多争取出一些时间再看看那时的杨越。虽然杨越看景色看的出神,但有人靠近他时,余光还是足以注意到的。

虽然看到了,可他没想和那个人打招呼。只是等那个人离自己很近时,便侧过头,看向他,眼里波澜不惊。

“勇者大人,今天的补课还继续吗?”银发少年站在杨越桌旁,向杨越友好的招招手,脸上带着真诚的微笑。

“游宇,你要补课?”杨越一听到这个词,双眼向上一翻,给了游宇一个乒乓球似大的白眼儿。他又把脸侧了回去,好像是对补课毫无兴趣的样子。

“勇者大人,这次考试地成绩单也发下来了。都贴在班级门口那堵墙上。你应该也看到我有多低了;就算看不到,我上课被老师训,下课被老师找,平时还被同组成员排斥,这些勇者大人也应能注意到。”说到这,游宇轻轻叹了口气,两道秀气的眉毛撇成了轻轻一撇,看起来有些哀怨。

他两手放在杨越的课桌上,继续说:“我父母出去了,去了很远的地方,至少还不能回来。所以家里还没人帮我复习。”说到这,杨越眉毛一扬,嘴角微微向上一扯,眼睛中闪烁出某种光芒。死游宇,虽然我考的不比你好,但我好歹还是有些脑子的。他好像看出了游宇话中的某些破绽,对游宇说出恶作剧似的话语:“喂,游宇,我看你这个人打扮的这么干净利索,衣服从来不穿脏的,还据说,你家住在离学校很远、但环境很好的地方。你别跟我说,你家没钱给你请的了家教。”

游宇一听这话,眼里闪过某种清澈的光芒。光凭这光芒,杨越判定游宇往后肯定不会说假话。

“我家里……是有钱。但我这里一分钱也没有。钱都在父母那里,他们说现在我学业紧张,不需要用钱买什么东西,平常就是衣食住行……”游宇顿了一下,语气苦涩的说下去 。

“所以,我连请那些老师给我补课的钱都不够。”

杨越一听这话,有些惊诧。他和游宇相处了已经将近一年,却从未猜到原来游宇本人的经济状况是这样。以前的他根据游宇的举止言谈和衣着装扮,还有他个人的性格习惯种种方面,判定游宇的家庭出身背景不简单。从前的杨越以为游宇是个谦逊礼貌的富家少爷。但现在,杨越听到游宇的诉说之后,心里竟对他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。

原来游宇本人也这么穷。

杨越在心里默默吐槽着。

这种想法的出现不是杨越曾经对游宇起过什么嫉妒,他只是有些惊讶。再说班里家境好的同学多的去了,他也没什么时间去嫉妒。

游宇没有再说下去。他只是低头看了看表,再轻声说:“勇者大人,时间不早了。学校快关门了。我们走吧。”

杨越很快意识过来,快速点了点头,便利落的站起身,抓上包,朝着班门口外跑了出去。

“既然你说学校快关门了,那我就先走了!”杨越只对教室里的游宇说了这么句话,就一溜烟似的没影儿了。

“勇者大人,你跑的太快了,我追不上你啊……!”游宇边悲催的跑边喊。

“呼,呼……”当杨越跑到某个地方时,匆匆一停。他俯下身子撑住膝盖,气喘吁吁。当他再没听到身后那个自己熟悉的声音,他奇怪的想:游宇这个小白脸儿身体素质有这么差?

《幻灭》 第一章完。







百合短篇

百合(?)短篇
剧情经不起推敲,一篇随心而写的文(实际上是为了打发时间,是因为太无聊而随便编出得篇乱文。)

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静静的站在马路旁边,路上的车辆一个个过去,行人一个个走过,她却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,好像一个被大雨无情染湿的雕塑。
从地面反射出来的雨光慢慢射入她的眼睛里,那剔透的眼凝视着被雨粘浸的湿漉漉的地面,她的目光一片空白。
为何会这样呢?她面无血色。
为何会这样呢?她反反复复的问着自己。那副样子就像是被什么无名的东西缠住一样的,永永远远,也无法摆脱。
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,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道摆动幅度不一的水帘,水滴子不断的渗入冰凉的地面。同时,对面的一盏灯突然亮了起来,少女低垂的眼眸轻轻的抬了起来,她的睫毛轻颤了下,而后,她无声的对自己说:没有了。
没有了,先回去吧。
无论如何,也等不到那答案了。
少女抬头环视着四周,似乎是看看周围有没有车,捡起放在地上的一块金色铜牌,断然的离开。
倾盆大雨不约而至,两个身着黑服的人突然出现在她之前站过的地方。
“哎哎,你说,他还会不会像从前一样啊?”矮的朝高的那个挤眉弄眼。
“我想应该……不会吧。”高的那个犹犹豫豫,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。
“看她那样子,看来又是被那群久居深山的祖师爷们洗脑了?”矮的继续说,“那群老家伙真怪,难道又要……”
“嘘,你别说了,咱们两个现在先别讨论这件事了。先想想公主交给我们的任务吧。”

身着华服的少女静静的倚靠在繁复复古的沙发上,做久了,她就把玩着手上的那几截细细的玉镯和银饰,她静静的看,静静的听,听那几截玉镯和银饰相碰而产生的叮当声。少女深如水潭的眼里,眼底不知名的波光在闪动着。
“赵明玄,不知这一世,你会是什么样……”
我们等了你这么久,你们也一样。
可为什么总是像先前那样呢?先毅然离去,然后再杀死对方身边的所有人?
真想从你口中要出个完完整整的答案来。

【然而我以吐血身亡】

自从家里开始有了花,小小的房子里便有了许些生机。这些生机提供给人以巨大的力量让人们每天积极工作。

这张在微信上看到的cos蕾姆照超美~~

这几天就先读这部德国小说了。😁